(美文)一壶秋水慰故乡

  • 131
  • 1
  • 2019-09-16
  • 华塑股份


我的故乡是一座古老而又现代的滨江城市,这座城市有着“千湖之省,碧水长流”的古老人文和岁月沉淀,有着“荆楚文明,源远流长”的历史悠久和文化灿烂。江河浩瀚的星罗棋布、山川平湖的钟灵毓秀、鱼米之乡的渔舟唱晚、三国名城的热血沸腾是它的代名词。而我,唯独喜欢它不娇柔、不做作的文化气质。

此番回乡,是遵守和龙宝暑假的约定——待开学时,就接他回来上学。在荆州长江大桥上徐徐前行,一股熟悉又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,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都在亲切地呼唤我的小名,一声声、一阵阵,顿觉胸臆舒旷。

暖是那回乡路,情是那近乡切。这是工作后第八次往返,离开又归来,徘徊于远在天边和近在咫尺之间,连我自己都说不清、道不明了,只能将简单的话语和图片融入到文字中,变成永久的情怀和记忆。




碧荷生幽塘,原叶冒秋水


虽秋已至,但夏未走远,暑气继续蔓延,炎热半空高悬。此次回乡收获颇丰,信步至屋后半亩方塘,美不胜收的“艳遇”就这样发生了。我闻见了荷的清丽,水的碧净,像饮一盅老酒把人灌醉。

故乡的荷,因沾染了秋味,似乎与别处的荷分外不同。“一霎荷塘过雨,明朝便是秋声”,这种感觉好似煮一壶茶水,品潋滟秋光,感受安静而简单的幸福。

“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”,记忆里初中一年级的课堂上,从磁带里飘来浑厚饱满的声音,一篇朱自清的《荷塘月色》,绕梁数日,不绝于耳,终身难忘。还记得听着听着,我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。那时,我以为是因为喜欢荷,喜欢语文课。我不知,这是一缕难忘的情愫在蔓延......




云容乍浓淡,秋色半晴雨


故乡的秋天,多了几分冷静。在我看来,是好的,亦是美的。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,古人的隽句,让人无限遐想。

回家的第一天,就像母亲预言的那样,话音刚落,毫无征兆的晴天,突如其来的一场倾盆大雨,在半小时后又戛然而止,好像没发生过惊天动地的一幕,只闻见泥土里散发出来的清新和香甜,不一会儿,太阳就从云层的缝隙中探出头来。

故乡的雨,让我猝不及防,也让我更不舍离开。深不过每一棵树的故乡思,念不及每一顿饭菜的父母唤。我对这片土地的情感,缀满了岁月的枝头;与故乡的缘分,渗透了平生的全部。




外婆桥仍在,离情别难穷


一条河遇见一座桥是一种缘分,就像我遇见外婆一样的缘分。因为外婆,我称其为“外婆桥”。记忆中这座桥很长,每逢涨水,外婆怕弄湿我的鞋袜,都小心翼翼地背我过桥。后来屡次被长辈们取笑,我宁愿绕道很远也不愿过这座桥。

此次归来驻足停留,河面上的石桥已不像许多年前那般平坦光滑,但因为有了这座桥,这汪水才因此变得文脉深广。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,一座桥架起了一片天。故乡的桥,承载了太多记忆,悄无声息注入了我的成长岁月,挥不去、抹不掉。

外婆桥,临行前再看你一眼,你正专注地守着这汪水。想起卞之琳的诗: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。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风景如你,花落景如画;明月倾洒,望月思如梦。我对外婆的想念在车窗外慢慢融化,让人才刚离开,心中便涌现难以遏制的哽咽和再回来的渴望。




故乡思千里 年后再重逢


久别之后

又回到故乡

故乡已然入秋

好在乡音还未改


房前屋后

看夕阳徘徊

迟迟不愿下山

是留恋我的风景


身在故乡

将言语融化

来不及说再见

又携行囊踏回程


风已掠过

终究要离开

只是才刚离开

心中便泛起思念


鸟儿掠过

长长的弧线

知道你已走远

那是又一缕想念


待重逢时

已然是新年

故乡是那月光

月光所照皆故乡




(阳光  阡陌编辑)

快给朋友分享吧

点赞

>+1
香港维牌正版挂牌资料